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937-5957566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网站资讯>> 敦煌美食 >> 详细页面

敦煌美食

“丝路码头”敦煌,藏着多少极致味道?

敦煌美食 更新时间2020-8-10 10:28:00529人已关注

风沙萧素,却沉淀了绿洲的生机,

沙地干燥,却滋养了瓜果的水灵,

飞沙轻盈,却塑造了历史的厚重!

▲ 光与热,点亮了敦煌。

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敦煌的气质,那一定是“极致”:极致的山水、极致的气候、极致的位置,造就了极致的人文风物。

▲ 敦煌鸣沙山下的驼队,是中国人对丝路的想象之一。

如果祁连山是大西北沙海戈壁之中的“生命之源”,那由祁连山、天山等诸多山脉滋养出的一片片绿洲,就是沙海里的码头;如果说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的“黄金航道”敦煌,就是河西走廊最西段的中国门户向西望去,她连接起边疆与世界,因为丝路,她的底蕴,远不止莫高窟。

01 从“沙州”到敦煌绿洲,极致的生命奇迹

两千多年了,敦煌仍然在时间长河中矗立。

在敦煌四周,罗布泊已成旷野,古楼兰化作遗迹。无论是西出敦煌的玉门关还是悬泉置、汉长城,皆成古迹,那一望无垠的戈壁浅滩,黄沙莽莽,仿佛随时都能把敦煌这个“海市蜃楼”吞没。

▲ 罗布泊无人区戈壁滩风貌。

事实上,敦煌的另一名称,就是沙州

这一名称,与有着五彩沙的鸣沙山脱不开干系:前凉张骏曾改敦煌郡为沙州,北周保定三年改敦煌县为鸣沙县,郦道元《水经注》云:“(敦煌城)南七里有鸣沙山,故亦曰沙州也。”敦煌西有沙漠,北有戈壁,南有远望黄色的鸣沙山,东有雨后蓝紫色的三危山……

沙包围了敦煌,但也塑造了最初的敦煌。

▲ 沙漠绿洲,党河流经敦煌市内。

沙,可称是敦煌时间沉积的主角,也是地质变迁的记录仪:青藏高原阻挡住来自西南的湿润空气,西北大地的山岩裸露于地表。曾经的湖泊逐渐干涸,来自蒙古高原的强风则自北向南长驱直入,河湖的遗迹形成极致的雅丹地貌。一排排风蚀垄脊如同沙海里搁浅的鲸群,成为岁月的纪念碑。

▲ 雅丹地貌。“雅丹”在维吾尔语的意思是“具有陡壁的小丘”,在干旱区中多见。

与此同时,风吹不走的砾石堆积成戈壁;搬了个家的沙,则变成虎视眈眈的库木塔格沙漠;粒度更细的黄土随风远行,远者经由盛行西风带的长期作用下,成为孕育华夏民族的黄土高原的一分子,有些则累积在祁连山脉与沙漠交界地带,等待着发光发热的一刻。